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資訊 » 技術應用 » 正文

服裝設計中面料的二次設計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6-01-22  來源:中國紡織網  作者:[db:作者]
核心提示:  服裝設計中面料的二次設計黃竹蘭(貴陽學院美術系,貴州貴陽550005)和制作工藝對成品面料進行二次加工改變面料的原始特性。當今,成功的服裝設計一定要有較好的材質加以配合與表現,這已是現代服裝設計師

  服裝設計中面料的二次設計黃竹蘭(貴陽學院美術系,貴州貴陽550005)和制作工藝對成品面料進行二次加工改變面料的原始特性。當今,成功的服裝設計一定要有較好的材質加以配合與表現,這已是現代服裝設計師共同的理念。因此,在現代服裝設計中面料的二次設計顯得尤為重要。

  -:2006服裝作為一門古老又年輕的藝術,既是人類文化與歷史的載體又是人類科學技術與藝術相接的最直接、最豐富、也是最生動的體現。而面料作為服裝的載體當然在服裝設計中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當現有的面料不能創作出讓設計師滿意的服裝,就需要對面料進行二次設計。面料的二次設計主要指的是服裝設計師為實現特定的設計效果,運用多種設計手法和制作工藝對成品面料進行二次加工,改變面料的原始特性。成功的服裝設計一定要有較好的材質加以配合與表現,這已是現代服裝設計師共同的理念。因而,在現代服裝設計中,一個優秀的服裝設計師必須要熟練掌握面料性能與特征,并能綜合運用色彩、結構與面料,才能設計出優秀的作品。

  1服裝面料二次設計的歷史沿革縱觀現代服裝設計史,我們不難發現,服裝設計的發展途徑不僅是服裝在款式結構上的創新,還依靠面料的設計與發展。然而,時尚變化的腳步越來越快,流行的生命周期越來越短,無論是“簡約主義”還是“裝飾主義”,又或是我行我素式的設計,面料的選擇至關重要,層出不窮的新型面料已不能滿足服裝設計師與人們朝令夕改的時尚追求,于是有了對面料的二次設計。服裝設計師往往根據自己的設計需求運用多種手法對面料進行二次加工,從而營造出特定的設計風格表達自己的設計語言。如通過簡單打磨、做褶、抽紗、拉須、撕裂等手法,或傳統的刺繡、釘珠、編織技藝,又或做舊處理、變硬為軟、變軟為硬、變厚為薄、變薄為厚等對原有面料進行創造性的再加工,使面料的性能和外觀發生變化,以便使其風格與服裝有機融合在一起。服裝面料的二次設計拓寬了材料在藝術創造中的空間地位,豐富了我們的設計思維,它不僅是設計師意念的具體體現,更是材質形態通過服裝本身表現的巨大的視覺沖擊力,可以說是一種全新的設計方法。這種設計方法通過特定的處理技法,使材料的空間形態、組織結構、機理效果發生變化,從而形成原始、奇特、幽默、鮮明、怪誕等視覺藝術效果,令作品更生動、有趣、感人、匠心獨具。

  對面料二次設計的創新能力,是設計師藝術才能的新領地,也成為現代服裝設計師創造力的主要表現之一。如服裝設計師三宅一生發明設計了簡便、輕質、易保養、免燙的“一生褶,(PeaPlease)這種褶在對成品面料進行機器壓褶時就直接依人體曲線或需要調整裁片與褶痕。這種衣服平放就象雕塑品,穿上身又與身體合成流暢的波紋。上世紀90年代”一生褶“的出現在服裝界引起轟動,也使三宅一生獲得”面料魔術師“的稱號。而朋克之母維維安維斯特伍德始終以其反叛不安的設計風格走在前衛服裝的最前線。不按規律拼縫色布,粗糙的縫線,邋遢的碎布塊和各色補丁,幾乎成了她的設計專利。這些特殊手法制作出的服裝簡直可以稱作是”頹廢、變態、離經叛道“,但卻受到那些特例獨行、追逐時尚與前衛的年輕人的寵愛。還有活躍在當今中國設計舞臺上的房瑩等”金頂獎“的獲得者,絕大部分都以其對面料的二次設計躋身于中國大師級服裝設計師之列。而一年一度的巴黎國際設計大賽與中國”漢帛杯“設計大賽,其獲獎作品也多以對面料的再創造來體現設計者對面料性能的熟練掌握和運用自如,以及出色的創造力。

  2完成面料二次設計的基本要素改變服裝材料的做法是比較容易突現全新的視覺效果與設計立意的。要成功的完成面料的二次設計就要掌握好三個基本要素。

  第一服裝材料,離開服裝材料就不可能對面料進行再設計。不同的材料具有不同的表現性,要對面料進行合理的二次設計,關鍵是要把握好決定材料的質地、性格的一些因素,這些因素包括以下三方面:肌理:肌理存在于材料本身,千姿百態,不同的材料,不同的織造方式,會產生不同的肌理效果,面料二次設計常常采用異化的設計觀念,改變面料固有的肌理效果,例如陳舊式處理。(2)結構:材料的結構由織造方式而定。在面料的二次設計中常常破壞面料原有的結構,從而形成全新的形態效果。例如破壞性設計。(3)色彩:面料色彩設計包括材料本身的色彩和處理過程中產統設計相比,無疑是一種具有顛覆意識的創舉。

  生的色彩變化,后者又包括因材料與材料之間的組合關系而產生的色彩變化。在面料二次設計過程中,一些設計手法,如層疊、組合、剪切等,會使色彩產生微妙的變化,從而形成全新的視覺效果。

  第二面料的空間效果,也是面料二次設計的重要視覺效果之一。服裝面料的二次加工常將面料的二維形態轉化為三維形態,使他們有了浮雕的面貌,同時又柔軟而富有彈性,改變了原先面料的平板和枯燥的外表,變得格外生動和有個性。加工前,必須對面料的張力及各種材料的組合關系進行研究,從而采用適當的處理方法,形成滿足設計要求的空間效果。如堆砌、褶皺等面料的立體造型設計。

  第三面料的處理技法,它使面料最終達到設計師想要的效果。現在設計師所常用的處理技法繁多,如鏤空、剪切、抽紗、披掛、層疊、堆砌、擠壓、撕扯、刮擦、燒烙、粘貼、拼湊、編織、繡綴、手繪等方法。采用何種方法來處理,要根據不同的面料及不同的設計要求而定,而且因人而異。其加工一般都是靠手工或半機械化工藝來完成。

  3面料二次設計的靈感來源設計均來源于靈感面料的二次設計也不例外。設計師的靈感源是多渠道、多途徑的。大致分為五個方面:影、音樂、舞蹈、戲劇、電影等姐妹藝術都具有豐富的內涵,都有各自的表現手法,是面料二次設計最重要的靈感來源之一。古今中外的姐妹藝術在很多方面是相通的,不僅在題材上可以互相借鑒,在表現手法上,也可以融會貫通。繪畫中的線條、色塊、各種抽象與具象圖案,雕塑與建筑中的立體空間構成,音樂中的節奏與旋律都能被面料設計所利用,達到令人意外的效果。從姐妹藝術中尋求設計靈感的主要表現是將姐妹藝術中的某個作品改變成符合服裝特點的形態。

  伊夫。圣。羅朗曾經將蒙德里安、梵高等繪畫大師的名作運用到其設計中去。采用整合、手繪等手法,使面料具有全新的風格。

  科技成果。服裝材質在某個方面依賴于科技的進步和發展,設計師會利用高科技手段改變面料表面效果或以科技成果為題材來表現面料的形態。如英國面料設計師JanetSye荊用激光和超聲波進行織物切割、蝕刻和焊接,制造出呈現灼傷效果、風格獨特的新穎面料。而在上世紀60年代,人類爭奪太空的競賽剛開始,服裝領域就出現了“未來主義”風格。在面料的再處理上,大量使用了抽褶、擠壓等手法,使服裝顯現出非常前衛的藝術風格。這方面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皮爾。卡丹,1964年他的系列直指月球。他吸收了宇航員的頭盜,皮長靴和迷你裙的下擺,創造了鎧甲式的針織“宇宙裝”,給時裝界帶來了一個賞心悅目的新面貌。

  社會動態。服裝是社會的一面鏡子,社會環境的重大變革也會影響到服裝領域。西方自60年代開始彌漫著一股反傳統、反體制思潮,出現了破壞材料完整性的“破爛式”設計。90年代,綠色設計風潮盛行,服裝面料設計出現了具有原始風味和后現代氣息的抽紗處理手法。在分析后現代主義的特征時,我們不難發現,絲綢等傳統用料在外觀肌理、花紋組合、色彩搭配等方面已經出現了全新的面貌。近幾年高級服裝設計師們曾對面料肌理進行過爆炸性的再造藝術想象,如設計師TimSte!將熱蠟濺于名貴絲綢上制造破壞感;把布料浸于酸性溶液中局部腐蝕;將棉衣用火燒再噴上油漆。這種種破壞藝術使每件時裝都成為極具沖擊力的原創性新設計,與墨守成規的傳類寶貴的遺產,服裝凝聚了每個朝代的精華,是前人豐富經驗的積累和審美趣味的表現,也對現代服裝面料的再創造產生深刻的影響。中國傳統的刺繡以及鑲盤滾結等傳統工藝形式,西洋服裝中立體材質造型如抽皺、花邊裝飾、切口堆積等方法都被服裝設計師所吸收,應用到服裝面料的二次設計中去。在上世紀90年代紀梵希、范思哲、拉克魯瓦等都曾將這些精雕細作的手法運用到他們設計的服裝上,使作品更顯精致、華麗與高貴。

  (5)民族文化。民族文化對服裝設計有著很深的啟發,也為服裝材質的創新帶來了創作的源泉,世界各民族的服飾文化都受到服裝設計師的喜愛與利用。三宅一生在日本民族服裝的基礎上,對現代服裝流行內涵進行新的剖析,創造性地對面料進行二次設計,獲得了極大的成功。以無結構模式設計,深向的反思進行創意,以折紙燈籠般的長裙,獨樹一幟的奇特面料leyMyake品牌,擺脫了西方傳統的立體造型模式。日本設計師高田賢三也是使用民族文化的典范,他將東西方民族文化有機而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卻又不拘泥于傳統,勇于創新而又注重細節,從他的第一批作品開始就體現出了這種文化融合的絕妙和卓越。在他設計的諸多時裝中,行家們不難發現各種地區、各種民族的服裝和紡織品的蛛絲馬跡。

  4現階段面料二次設計的分類眾所周知,自上個世紀80年代,服裝中的面料元素就已經上升到第一位。對面料的創新是服裝設計的又一戰場,也是發揮設計師藝術才能的新領地。面料二次設計手法多樣,風格各異,它與社會思潮、流行觀念及工藝技術密切相關,現階段將它歸納為四大類。

  (1)面料的變形設計。即改變面料原有的形態特征,在造型外觀上給人以新的形象,如堆積、皺褶、抽縮。最具代表性的是皺褶設計,這種設計方法是將整匹布料通過擠、壓、擰等方法成型后再定型完成。它常常形成自然的立體形。原來平坦伏貼的面料經過整理后可能很皺,起伏不勻,但往往形成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細碎的不夸張的褶皺,靈感來源于古希臘披掛式服裝。柔軟的面料,隨意抽出自然的褶皺,營造出中世紀宮延氛圍和浪漫情懷。日本著名設計師三宅一生的“一生褶”是這一設計的典型范例。三宅一生采用建筑式塊面及日本繃塑方法,利用類似折紙構成的褶紋面料構筑了服裝設計領域的“建筑風”。利用褶紋的光彩變化,使面料產生規則的明暗梯度,加上衣片結構及人體曲線的活動,褶紋張合伸縮,產生微妙的光彩變化。正是這些色彩明暗有序的梯變及無序的變幻的運用,使得這一設計增添了無限意趣,因而轟動了時裝界。利用這種手法也可以追求服裝的雕塑效果,瑪麗麥克法登便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瑪麗麥克法登是美國著名的時裝設計師,曾于1976年和1978年兩度獲得“柯蒂”大獎他稱美國時裝評選獎,為美國時裝設計界的“奧斯卡獎”)。在她的設計生涯中,最引人注目的是1975年首次推出的一種特殊褶布面料,這種富有優美動感和立體效果的褶布面料,是將普通的純棉或是滌棉混紡的水紋布,浸壓在一種溶劑和化學樹脂內,經過高溫烘培和熱壓定型,使布面形成稠密而自然的褶皺紋樣,經較長時間的穿著、水洗、日曬也不會變化,層次清晰,雕塑感強。用這種布料制作的服裝,極富立體感和雕塑風味。

  面料的破壞性設計。指通過剪切、撕扯、磨刮、鏤空、抽紗等加工方法,破壞成品或半成品面料的原有結構特征,造成面料的不完整性,從而產生無規律或破爛感等特征。剪切使服裝產生飄逸、舒展、通透的效果;撕扯使服裝具有破爛感;磨刮產生陳舊感;鏤空可打破整體沉悶感,具有通靈剔透的格調;抽紗則改變原有外輪廓,虛實相間。破壞性設計手法在20世紀60法來表達設計中的一些反傳統服裝觀念。被稱為“朋克之母”的英國設計師維維安維斯特伍德常常把昂貴的衣料有意撕出洞眼或撕成破條,然后拼湊不協調的色彩,這是對經典美學標準做出突破性探索而尋求新方向的設計,表現出對傳統觀念的判逆和創新精神。日本設計師川久保玲1992―1993秋冬推出的“破爛式設計”,以撕破的蕾絲、撕爛的袖口等非常規設計給國際時裝界以爆炸性沖擊。三宅一生曾這樣闡述“我總是閉上眼睛,等織物告述我應去做什么”他大膽地將原本平整單一的衣料加以“切開”、“柔碎”進行重新組合,創造出各種極富魅力的材料,來實現其不同凡響、驚艷絕倫的服裝造型。我們在極致經典的時裝與平和素麗的成衣中徜徉瀏覽,時裝面料的破壞性設計琳瑯滿目比比皆是。

  面料的整合性設計。這種設計方法試圖突破傳統的審美范疇,利用不同材料或不同花色面料拼湊在一起,在視覺上給人以混合離奇的感覺,用設計表達多種思維。這種設計方法的前身就是古代的拼湊技術現代設計手法中較為流行的“解構主義”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解構主義似乎有意地把服裝的各個構成因素打亂后再融合到服裝造型中去,體現了人們反傳統的心理需求和反常規的思維方式。面料的整合性設計總結起來可大致分為軟硬、厚薄、平凸、簡繁、虛實、滑澀、亮暗等搭配類型。如毛皮與金屬、皮革與薄紗、鏤空與實料、透明與重疊、閃光與啞光等組合方式的運用。服裝設計的材料重組是需要一定的想象力和審美能力的,它利用視覺對比的強化以及打破常規的反向思維對面料進行再創造,確實是行之有效的設計方法。世界頂尖設計師約翰加利亞諾對各種材料就具有相當高超的搭配能力,他在2001―2002秋冬系列設計中,為表達自由浪漫的情懷,分別采用了絲綢、印花雪紡、蕾絲、牛仔布、皮革、貂皮等不同材質的組合,或隨意自然,或夸張華麗,或俏皮浪漫,使服裝細節、材料、色彩、形態之間相得益彰,恰到好處的營造出風格迥異的樣式。

  服裝面料的貼切搭配,是形成完美服裝的重要組成部分。在Valentin002的春夏系列中,大師使用了鮮紅的羊毛連身套裝,在服裝胸部的位置使用了視覺朦朧的薄紗材質相接,羊毛面料顯現出女性的嫵媚,胸前的薄紗強化了女性特征的動人之美,異種材質拼接出極度的優雅,給人以性感逼人的視覺效果。

  面料的附加裝飾性設計。既在成品面料的表面添加同料或不同料的材料,從而改變織物原有的外觀。附加裝飾的手法很多,常見的是貼、繪、繡、粘、掛、吊等,涉及的附加材料多種多樣,但原創上要有利于一定量的面料的生產加工和使用方便,并且有一定的使用牢度。1999一2000年國際服裝大展中,意大利設計師MUCCA在服裝上釘上了許多立體楓葉、琥珀石,表達出人與自然的和諧關系。日本設計師山本耀司、川久保玲也常常在設計中運用層疊和懸掛技術,追求層次,追求多維視覺形象創造,從而賦予面料新的活力。面料的附加裝飾性設計的運用,意味著更多的設計創作形式的出現。各種面料及其加工形式的組合變化創造了不同的時裝風格。比如將亞麻、棉布、絲綢、織錦等面料與銅鑄木雕、皮革繩帶、繡嵌補綴、繃縫系結的材料相組合,形成厚重質樸與秀麗優雅的對比;利用花邊、穗帶、流蘇、珠寶、羽毛、獸皮毛、蝴蝶結、絲帶繩結的點綴裝飾和錦鍛、絲綢、織錦、金絲絨、天鵝絨、巴厘紗、花緞的運用,構成華麗與天然情趣的交融;通過在自制的織物上施以刺繡、蠟染、鑲、嵌、滾等工藝表現,形成神秘獨特的民族風格;采用紙、雞毛、塑料、薄膜、橡膠、金箔、鋁箔、藤條、鋼絲、銅絲、次品布料、地毯線頭甚至各種生產下腳料、廢棄物,來造成奇異非凡極富個性的前衛風格;憑借在彈力針織、真絲薄紗、絲綢棉麻、雪紡薄呢、牛仔布、毛皮的質料上進行褶裥、打結、條帶、綴珠的裝飾,形成抒情性感朦朧詩意的浪漫風格。附加裝飾性設計將一些材質風格迥異和制作表現相異的面料進行怪異組合搭配,反映出現代時尚與審美的反叛意味及多元化傾向。

  現代服裝設計的變化和突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服裝材料的科技含量增加和外觀式樣的更新。面料的重組再造以及事物的添加融合,是實現設計多樣化的重要途徑,當然這需要建立在一定的美學規律的原則指導前提下。隨著人們對穿著要求的變化,服裝材料作為豐富設計語言的要素之一,已經越來越強烈的顯示出其不可估量的價值和不容替代的地位。從一定意義上講,現代時裝設計的優劣評判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對有關材料運用把握的理想程度為標準的。

  進入21世紀,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觀念意識和生活方式的改變,都極大的影響著服裝設計的風格趨向,而服裝材料的工藝技能性指標與外觀視覺美感程度的不斷提高更新,也為穿著設計的完美表現和風格變化提供了可能。尋找新材料,注重環保的要求、自然的屬性和人性的關愛,是新世紀設計創新的關鍵,也是未來服裝發展的方向。用于穿著的設計,最為根本的是材料如何運用。所謂的分割、線條、色彩、布局都是依附在具體實在的材料質感上加以體現的,拋開特定的材料肌理來談論設計或做設計,都是難以想象和實現的。先進的技術和悠久的文化積淀,賦予服裝材料更多的內涵,那些看似簡單平凡或呈現奇特不俗的飾物,反映出社會、經濟、文化、藝術、審美等方面對它的影響,蘊含了特別豐富的意味,在受到人們青睞的同時,也為潛在的時裝流行創造了條件。許多設計大師的作品和優秀設計師的創造表現,都充分說明尋求挖掘和巧妙配置獨特材料所產生的巨大威力,那些稱之為美感特質的東西正是通過極富感官效應的材質飾料來呈現的。對面料的適時改變和配置為服裝設計提供更為廣闊的空間,服裝設計的風格在很大程度上也受到影響。

  作為人類“第二皮膚”的服裝的發展變化,與面料本身的發展變化是息息相關的。面料作為服裝的載體,是服飾設計之本。社會的競爭日益激烈,時尚潮流也是瞬息萬變,一個優秀的設計師要想獨占鰲頭,在其他設計因素大致雷同的情況下,必須在面料設計方面有新的突破。在產生深刻變革的21世紀,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科技的進步,時裝的創意是與面料的質感的組合、再造、裝飾及融合密切相關的,設計的靈性與才能也正是通過這些而呈現。那些傳統與現代、藝術與科學、簡約與繁復的形式表達,無疑是需要在面料上施用更多的妙思奇造,因此在現代服裝設計中面料的二次設計顯得尤為重要這也是未來服裝設計尋求變化的發展趨勢。

 
 
[ 行業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行業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聯系我們 |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魯ICP備15038343號-11      
魯公網安備 37030402001331號

 
關閉
北单必发指数